40天后,这些车将被全面禁止通行!卡友们赶紧看以免被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13 01:28:3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专注为卡车司机服务的平台——

按照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的《车辆运输车治理工作方案》(交办运〔2016〕107号)相关部署,2018年6月30日前要完成所有不合规车辆运输车的更新退出,2018年7月1日起全面禁止不合规车辆运输车通行。


▲高速公路经营管理单位,在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对车辆运输车挂车进行核查比对,对未在申报系统申报的、超出退出期限的不合规车辆运输车予以劝返。2018年7月1日起,禁止不合规车辆运输车驶入高速公路。


▲对于超出退出期限或未在申报系统申报的不合规车辆运输车,从2018年5月21日起,区别以下情况处理:


1

达到强制报废标准、公告牌证作废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条规定予以收缴,强制报废,对驾驶人处二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并吊销机动车驾驶证。

2

属于非法改装车辆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六条和《机动车登记规定》第五十七条规定,责令恢复原状,并处警告或五百元以下罚款。

3

属于拼装车辆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条,予以收缴,强制报废,对于驾驶人处二百元以上两千元以下罚款,并吊销机动车驾驶证。

4

对于车辆识别代号与行驶证不一致的,视情分别按照使用伪造、变造的机动车号牌、行驶证或使用其他车辆的机动车号牌、行驶证处理,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六条规定予以收缴,扣留机动车,处二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罚款,并记12分。其中,对使用伪造、变造的机动车号牌、行驶证的,并处15日以下拘留。

5

发现存在上述4项情形的,各地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要逐级报告至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及时通报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由交通运输部取消违法车辆所属企业所有不合规车辆运输车的过渡期。


同时,对于装载长度、宽度超出车辆运输车外廓尺寸,特别是双排装载、乘用车双轴装载于车辆运输车车厢后立柱外侧、在渡板等辅助装置上装载乘用车的,不论是否超出退出期限、是否在申报系统申报,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条、《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四条规定,处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并记分。



▲对合规车辆运输车,凡装载符合要求的,即:平头铰接列车装载6辆及以下,长头铰接列车装载7辆及以下,中置轴车辆运输车装载8辆及以下,且装载长度、宽度未超过车辆运输车外廓尺寸限值的(见附件),暂不对超高进行处罚。装载数量超过上述数值的,区分以下情况处理:



1

平头铰接列车装载7辆以上的,严格执行装载长度不得超过17.1米、宽度不得超过2.55米、高度不得超过4米的要求。不符合要求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条、《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四条规定,处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记分,并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责令当事人改正违法行为。


对具有上装货台的平头铰接列车,若装载乘用车车型较小,上层单排平放4辆车(不得上下左右倾斜)前后均不超过车辆运输车外廓尺寸,且上装货台所载乘用车质量未超过货台额定载质量的,可允许装载7辆车,暂不对超高进行处罚。

2

长头铰接列车装载8辆及以上的,严格执行装载长度不得超过18.1米、宽度不得超过2.55米、高度不得超过4米的要求。不符合要求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条、《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四条规定,处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记分,并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责令当事人改正违法行为。

3

中置轴车辆运输车装载9辆以上的,严格执行装载长度不得超过22米、宽度不得超过2.55米、高度不得超过4米的要求。不符合要求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条、《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四条规定,处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记分,并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责令当事人改正违法行为。


若装载乘用车车型较小,上层单排平放5辆车(不得上下左右倾斜)前后均不超过车辆运输车外廓尺寸的,可允许装载9辆车,暂不对超高进行处罚。


?

下面是老司机的休息时间
美少年与医院少妇的故事

刘旭正站在马路边上等过路车。

等了十多分钟,看到一辆拖拉机经过的刘旭急忙招手。

刘旭还没开口,开着拖拉机的女人就道:哟!这不是旭子吗?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想你了呗!

开着拖拉机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人,留着一头乌黑长发,穿着花色衬衫,灰色长裤。或许是因为这天实在是太热了,她的袖子和裤管都卷着,姣好的皮肤更是铺着一层香汗。

不过最让刘旭留意的还是,这女人的胸特别大,沉甸甸的。

这个女人叫王艳,和刘旭家就隔着三四户而已,再加上她也就比刘旭大个十岁左右,所以刘旭小的时候,王艳就像大姐姐一样照顾着刘旭,经常拿地瓜、辣条之类的给刘旭吃,所以刘旭对她的印象非常深刻。

听刘旭这么一说,王艳就哈哈笑道:你个娃子,是想大姐我稍你一乘吧?

没等刘旭说话,王艳就拍了拍边上,道:上来,赶紧着,还得赶回去做饭给孩子吃。

待刘旭挨着坐下后,王艳就开着拖拉机往大洪村的方向驶去。

王艳出了一身的汗,所以汗味非常的重,但这让刘旭感到更加的亲切,因为他就是闻着乡亲们的汗味长大的。

不过呢,王艳这汗味中还带着些许体香,加上刘旭是和她紧挨着的,所以喉咙就有些干,他还借着身高优势偷偷瞄了眼王艳那微微敞开的领口,一片刺眼的雪白。

“王姐,现在卖菜之类的都是你一个人在干?

“哎!重重叹了口气,抹了抹下巴处的汗珠的王艳就道,那个老不死的在深圳打工,工资不高又好赌的,叫他寄点钱回家,那简直像是会要了他的命。要是我不努力点,我和我女儿岂不是要饿死了?

“我倒是有听我妈妈说过你老公的事,那死性子还是一点没变吗?

“等他性子变了,估摸着他已经进棺材了,又是重重叹了口气,王艳道,旭子啊,要是你早生个几年,我就跟你好了,也就不用像现在累死累活的,真累!

“我以后都呆在村里,要是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你只要跟我说一声就行了,说着,刘旭还撩起袖子让王艳看他的肱二头肌,以前没力气,帮不上什么忙,但现在我力气多得是,王姐你要我跟你去扛大米扛木头扛猪扛牛的都没问题。

“扛个媳妇呢?

“还没。

多瞧了刘旭几眼,王艳就咯咯直笑道:你这娃子真是越长越俊了,村里头那些女娃子都要被你迷死了。你要挑个媳妇呀,随便一指,那女娃子准盖个大红布直往里床上钻。

“王姐你爱开玩笑的性子还是没变啊!

“日子本就不好过,要是不来点自娱自乐,还不闷死了?

见刘旭脸上都是汗水,王艳就拿着一旁的毛巾擦了擦刘旭左脸,并道:赶紧拿着,要是翻车了,我就要被村里人骂死,说大学生归来,还被我给弄死了。

“这是王姐你擦过的吧?

“你介意了是不?在城里待了个几年就嫌这嫌那的了啊?

“我不是这意思,见王艳装得很认真,经常和王艳开玩笑的刘旭就哈哈大笑道,王姐一定用这毛巾擦过很多地方,要是我拿来擦,岂不是占了王姐你的便宜?

“不怕跟你说,我用毛巾擦过奶。

“真的?

“你闻闻。

闻了闻毛巾,刘旭道:没闻出来。

抓过毛巾往领口里一塞,并擦了好几下后,王艳就将毛巾塞到了刘旭手里,笑道:这下真擦过了。

闻了闻毛巾,闻到一股淡淡的体香,刘旭喉咙就更干了,某处似乎要烧起火的他就装作很正经地擦着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

“对了,旭子,你不是大学生的吗?怎么要呆在村里,难道你要像我们一样挖山种田啊?

“我不是学医的吗?咱们村里那个中医太老,记性不好,去年我还经常听到村里人在抱怨。所以啊,我就打算在村里开个小诊所,帮乡亲们看个病开个药什么的。反正就是只收药钱,报答乡亲们这些年对我和我妈妈的照顾之恩。

“这个好!王艳对刘旭竖起了大拇指,其实前些天我跟婶子她们还在聊你,说你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是给村里人挣了口气。可是啊,我们又怕你翅膀硬了就飞了。听你刚刚说的,王姐心里还真是舒坦,看来我们没有看错人。

“我是大家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是大家的儿子,要是我不把根扎在村子里,我还真不是个人了,顿了顿,刘旭继续道,估摸着过些天我要到县城进些药,到时候王姐你能开车捎我一乘不?

听到刘旭这话,王艳就笑得合不拢嘴的,还轻轻拍了下刘旭肩膀,道:“我这是拖拉机啊,你叫我开着个拖拉机送你去城里买药?就算你不被人笑话死,大姐我还要这张脸呢!跟你说,村里现在有班车,每天早上走两趟,下午走一趟,你直接搭班车去城里。要是你不喜欢啊,大姐就帮你借个摩托车什么的。总之,你要给乡里人谋福利,大姐举双手赞成,也会掏心窝子帮着你。”

“王姐你这么说,我倒是更有信心的了。”


“那准要有信心的啊!”

一路有说有笑的,两人就进了大洪村。

刘旭和王艳的家都在村头,进城的路又是在村尾,所以就算进了村子,他们还有一段很长的路。

不过每走一段路,刘旭就会更激动,因为他即将见到已经大半年没有见到的干妈了。

刘旭变成孤儿后,他就跟了刚当了半年寡妇的张玉生活。之后张玉过了守寡年份,而且她长得非常漂亮,身材也很好,所以经常会有媒人上门提亲之类的。尽管有好几户还算富足的人家,可张玉担心不是她亲生儿子的刘旭会过得不好,所以她一直没有再婚,比亲妈妈还亲地抚养着刘旭长大。

想着干妈这些年的付出,刘旭真是打心里感激她,更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她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这是身为干儿子的刘旭必须做的!

和附近几乎人家比起来,刘旭的家破旧得多,泥墙上都有好多条大裂缝,屋顶上的瓦片也因为风吹雨打而显得非常苍白,甚至铺着一层的苔藓。

刘旭接近家后,一群鸭子就嘎嘎叫着扑腾着逃窜开,有一只呆头鹅还歪着个脑袋看着刘旭,直到刘旭走得更近,它才逃开。

见家门虚掩着,想给干妈惊喜的刘旭就悄悄走了进去。

刘旭刚走进去,一条大黄狗就扑向刘旭,前肢就压在刘旭大腿上直叫唤,尾巴还摇个不停。

都说狗通人性,这话一点都不假,就算刘旭离开大半年了,大黄还是记着刘旭,所以心里十分高兴的刘旭就使劲揉了揉大黄的脑袋。

片刻,刘旭就往里走去。

外屋没人,里屋也没有人,听到厨房有动静,刘旭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厨房竟然也没有人,声响是从后门传来的。

见餐桌上只有一碗剥好的腌鸡蛋和一碗空心菜,而且这空心菜非常的烂,色泽也偏暗,一看就是剩菜,这也让刘旭心有些疼。他上学的时候,虽说吃得不是很好,可每顿饭也有两菜一汤配着。

既然我回来了!我一定要让妈妈每顿饭都吃上肉!

下定决心后,将双肩包放在凳子上的刘旭就走向后门。

刘旭是以为干妈在洗衣服,可当他悄悄拉开门时,却看到什么都没穿的干妈正在洗澡,还拿着水瓢舀起温水浇在锁骨处,那调皮的温水就顺势往下流,划过那饱挺的雪峰后就溅向前方。

当然,大部分温水是顺着那深深的沟壑往下流去,在女人最神秘的地方汇合后就顺着腿内侧落到地上,或者是直接就滴在了地上。

刘旭这角度是看到侧面,所以稍微多看两眼的他就脸红到了脖子。

微微侧过脸,见是刘旭回来了,张玉非常高兴,忘记自己正在洗澡的她就忙问道:“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嫂子,等你洗完澡我再跟你说,”多看了几眼玉嫂那成熟得娇艳欲滴的身子,刘旭就急忙退出去,并顺手拉上了门。

刘旭回到厨房后,张玉这才想起自己还在洗澡,这让她脸一下就红了。刚刚她是见着了大半年没有回家的刘旭太激动了,激动得都忘记自己正在洗澡,而意识到自己的身子竟然被刘旭看光了,张玉浑身都在发烫。

十八岁那年,张玉嫁给了邻村一个比较有钱,但年岁已经六十多的老头子。而在洞房之夜,老头子突发心脏病死亡,所以原本的喜事一下就变成了丧事。尽管没有进行最重要的一步,可婚是结了,所以还是完璧之身的张玉就得给那老头子守寡。

那时候有人传言张玉是黑寡妇,活活克死了她老公,所以男方就以这为理由将她赶了回来。

洞房之夜就将丈夫克死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所以回到村里后,村里人也不怎么搭理张玉,就连她爸妈也觉得她是个黑寡妇,所以就让她住在了靠山那栋风雨飘摇的房子里。

张玉一个人住非常害怕,恰好那时刘旭爸妈重病身亡,所以张玉就将刘旭带到她家,让刘旭跟她一块过日子,还让刘旭叫她玉嫂。

或许是因为张玉这个善意的举动,村里人对她的印象也渐渐改变,所以偶尔还会捎点吃的到她家,让她和刘旭一块吃,偶尔还会有人帮着干些活之类的。

在刘旭还不知道男女身体之别时,张玉基本上都跟刘旭一块洗澡,还会互相搓背之类的。

不过在十三岁之后,张玉就不让刘旭跟她一块洗澡。

总之呢,十三岁之后,刘旭就没有见过张玉的身子,所以刚刚看了之后,刘旭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激动,甚至还老是盯着木门,听着泼水声。

一会儿,张玉就道:“旭子,我没有带衣服来,你先蒙着眼,让我到房间里去。”

“已经蒙上了。”

用毛巾遮住下面,又一手横着遮住上面,张玉就轻轻推开了门。

见刘旭确实捂着眼睛,张玉就像受惊的兔子般跑向自己房间,胸前硕果摇晃个不停,极为有料。

大概过了五分钟,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短袖和深蓝色宽松长裤,还将瀑布般的长发盘在后脑勺的张玉就走进厨房,并拉着刘旭的手坐在凳子上。

“旭子,你回来干嘛?”

“陪着你。”

还将刘旭当成小孩子的张玉就笑着揉了揉刘旭的头发,道:“嫂子已经一个人习惯了,不用人陪,你就乖乖的呆在城里。努力工作,努力存钱,然后买房子讨个老婆。”

“其实我打算留在村子里。”


听到这话,五官长得极为标志,是个大美人的张玉就道:“你已经是个大学生,还是学医的,你怎么能留在村子里?你难道要像那些大波大叔一样挖田耕种吗?那是没有知识的人干的,你这个有知识的大学生就该留在城里,你已经是城里人了。”

“我永远是大洪村的人,”刘旭回答得非常果断,“自从我爸妈死了,玉嫂你和乡亲们就将我当成孩子抚养,就连我的学费也都是大家凑的。我是个有良心的人,我才不会忘记大家的恩德而呆在城里享福。”

“可大家是希望你成才,你怎么能呆在村里干农活?”

“不是干农活,”握住玉嫂那比城里女人还来得滑溜的手,刘旭道,“我要在村里开个诊所,给大家治病。村子离县城太远了,老中医又老得连药方都记不住了,我刚好继承他的衣钵。”

“可嫂子还是不希望你留村里。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下一代考虑。”

“我继承了玉嫂你的优良传统,那就是凡事都是先为别人考虑。总之呢,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留在村里给大家谋福利。”

“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真的。”

“其实嫂子我让你留在城里是有些自私,是只希望你过得好,”说着,有些感动的张玉就抱住刘旭,并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能有你这么懂事的孩子,嫂子我真的很高兴。”

感觉到胸口被两团软肉压着,刘旭就忍不住咽下口水,并道:“能有你这么好的嫂子,我也很高兴,我可是你一手带大的。”

“旭子,你交女朋友了没?”

“读书的时候差不多是个书呆子,没女孩子喜欢。”

“城里女孩不好,不够朴实,没办法跟你一块吃苦,还是村里的人,”笑着,张玉就道,“村里有好几个长得不错的女孩,改天嫂子给你介绍介绍。”

“我想要一个和你这么好的女孩,不过我知道嫂子你是独一无二的。”

被刘旭这么一说,张玉都脸红。发觉刘旭比半年前成熟了不少,甚至连下巴都有了胡渣,张玉就知道刘旭已经长大,也是该安排个对象,要不然跟着她这个寡妇过日子,指不准村里人还会说闲话。

村里的女人嘴巴都很大,再正常的事被她们轮流说了几遍后,准变得不正常。

看着桌子那两样菜,刘旭就问道:“嫂子你每天就吃这些?”

“吃什么都一样,都是这么的瘦,所以干脆不吃肉了。”

张玉确实有些瘦,尤其是她的杨柳腰。不过她的胸比一般女人都来得大,臀也是如此,是那种老一辈说的会生男孩子的女人。只可惜洞房之夜就死了丈夫,还因为刘旭而一直独身到现在。

想到玉嫂为了自己而独身,刘旭都有些过意不去。

可,刘旭又不想让玉嫂找男人,因为在刘旭心里,玉嫂不仅像她的妈妈,更像是他找对象的模板。

甚至,刘旭都希望玉嫂就是他老婆!

“不是说一直都很瘦就不用吃肉,肉是很有营养的,嫂子你要是不吃些肉,要是身子坏了,以后可怎么办?”

刘旭这么一说,张玉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站起身,刘旭就道:“我去买些肉回来弄汤给嫂子吃。”

“不用了,我已经吃习惯了。”

“我知道你省吃俭用是为了让我在城里过得更好,”说到这,刘旭都有些哽咽了,他就紧紧抱住张玉,道,“从此以后,我都要陪在你身边,像个男人一样照顾着你,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听到刘旭这类似表白的话,张玉都有些迷失自我了,她就静静站在那儿让刘旭抱着,什么也没说,眼睛却有些湿,心脏更像小鹿般砰砰乱跳着。

这一刻,张玉才发觉刘旭真的长大了,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

所以呢,对于刘旭留在村里当医生,张玉也就不再反对。毕竟,基本上半年才能见一次刘旭的张玉很孤单,她真的希望刘旭能一直陪着她,就像小时候那样。

就这么拥抱了片刻,让玉嫂烧水的刘旭就出去买肉了。

大洪村每天一大早就会有人开车摩托车卖猪肉,之后剩下的猪肉就会放在大湾,也就是村中心的店铺里卖。不过大湾离刘旭的家有一段距离,来回也要走上二十分,所以刘旭就先去找王姐,希望王姐能带他去买猪肉。

刚刚干完农活回来,王艳并没有急着吃饭,而是先洗了个澡。

所以当刘旭走进她家时,她是刚洗完澡,正坐在凳子上吹头发。

见刘旭来了,王艳就问道:啥事?

“我想去买些猪肉炖汤给玉嫂喝,她在家吃得太节省了,都饿瘦了,说话的同时,站在一旁的刘旭一直盯着王艳。

王艳是弯着腰在吹头发,而且刚洗过澡的她没有戴罩子,加上领口很宽,所以刘旭就看到了两颗白得有些晃眼,还随着王艳抓弄头发摇晃着的硕果,肉颤颤,水灵灵的。

王艳结婚已经五年,不过她除了手臂肤色会比城里的女人深一点之外,其他地方倒是保养得像个少女,这让还没有碰过女人的刘旭喉咙非常的干。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