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每天早上一柱擎天到底是什么感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13 02:18: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苏悦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动了动身子,身上传来酸痛让她倒吸一口冷气。


娇嫩的肌肤上遍布暧昧的痕迹。


可以想象得到昨夜有多么的激烈了。


捡起了地下勉强还能穿的裙子套在了身上,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醒了?”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


苏悦身子一僵,眼睫毛微微颤抖。


转身过去的时候,娇美的面容上却已经溢出了一抹甜美的笑。


“老公,早上好。”她的声音甜美极致,就好像是蜜糖一样。


男人朝着她走了过来,身材颀长健硕,蜜色的小麦肌性感诱人,黑色的碎发淌着水,水珠流过胸膛顺着人鱼线流去……


看到眼前这一副男色美景,苏悦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又想要了?”男人声音戏谑。


苏悦闻言,连忙的摆了摆手,娇嗔着,“不要了,老公你昨夜折腾了我那么久,我都酸死了……”


“哪里酸?”冷凌天的声音如同大提琴般的响起。


“腰上。”苏悦小委屈的看着她。


“过来,我帮你揉一下。”冷凌天招了招手。


苏悦笑容一僵,“老公,你不是还要上班吗……”


“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男人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大手拉着她的手臂。


轻轻一扯,苏悦纤细的身子就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怎么,不喜欢?”冷凌天的声音在苏悦的耳边响起。


苏悦连忙抬起头,星眸眨了眨。


她笑得甜蜜蜜:“怎么的会呢,老公做什么我都开心,只是我还没有洗澡……”


“没事。”冷凌天打断她的话,眸子深邃。


“你这个样子很诱人,当然,你昨夜更诱人。”


男人的气息笼罩着她,苏悦的脑海里浮现了的昨夜疯狂的情景。


她的笑意不达眼底,可是声音却依旧甜得让人发酥。


“谢谢老公夸奖。”她的耳尖粉粉嫩嫩,声音像小猫爪子一般挠在他心上。


冷凌天的黑眸又深邃了几分,他修长的手伸出来,霸道的攫住了苏悦的下巴。


还未等苏悦反应过来,他便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了,擒住她的娇唇,狠狠的磨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


“三天后有个朋友的宴会,你和我一起去。”男人低哑的说。


苏悦微微喘着气,眨眼,“宴会?老公,你确定要带我去吗?”


外面的人知道冷凌天娶了个太太,却不知道,这个太太究竟是什么人。


她不是名门千金,和冷凌天结婚后,这男人也没有公布她的身份。


“嗯,那天下班后我去接你。”


这是决定了?苏悦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


男人当着苏悦的面换上了名贵的西装。


苏悦从柜子里面拿出了同色系的领带。


苏悦在女性里面身材算是高挑的。


但是在一米八多的冷凌天面前,却显得特别的娇小。


以至于,她需要垫着脚,才能帮冷凌天系领带。


冷凌天低着头便可看到女人柔软的小脑袋。


看起来,就像是一只乖张的小猫儿。


“对了,老公,这个月的生活费……”苏悦眨了眨眼睛。


她的眸子像星星,她抬头看着他,仿佛整个人世界就只有他一个人。


冷凌天的心情被这样凝视着,顿时愉悦了几分。


“打到你账户上了。”


“老公真好。”苏悦纤细的手臂挽着男人的脖颈。


她踮起脚,在他的下巴亲了一口。


冷凌天嘴角下意识的勾起,黑瞳含笑。


他和苏悦是契约结婚,契约时间是两年。


她作为他的妻子,伺候他的一切起居,从精神上到身体上。


而冷凌天则会定期支付她一笔生活费……


说白了,他们是一对金钱夫妻。


不过,这一年多时间,苏悦作为他的妻子,让他十分满意。


她甜美乖巧,十分懂事,知道哪一处是他的底线,本本分分的。


以至于这一次晚宴上,他第一时间就想到她。


不过让冷凌天好奇的是,他这些年来给了苏悦一笔不菲的生活费。


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她买什么珠宝包包之类的东西。


他存了疑惑,这女人,把钱用到那里了?


“我去公司了。”冷凌天回过神,笑了一声。


两人只不过是契约关系罢了,一个给钱,一个收钱,他何必去留意这女人钱用到哪里呢。


“嗯,老公慢走。”苏悦眉眼弯弯的挥了挥手。


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处,苏悦这才收回了目光,同时收回的,还有脸上的笑意。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眸子淡然无比,心里不由得勾起一丝讽刺。


披着虚伪的面容伺候着金主老公一年多了。


苏悦没想到,自己对着一个不爱的男人居然真的能装的那么甜腻这样长时间。


或许她不应该做明星助理的,应该去做演员。


长长的眼睫毛扑闪着,苏悦在心里告诉自己,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她就这样脱离这样的生活了。


她回过神后,从衣柜里自己为数不多的衣服里抽出了一套,然后去洗了个澡。


昨天被大白班主任叫去了学校一趟看了这小家伙的期中考的卷子,气得苏悦立即就想要将他打一顿。


出了门,挤上了公交车,苏悦下站之后步行了几步路走进了一家陈旧的小区楼。


拿出了钥匙,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烤鸡腿的味道。


果然,客厅沙发上躺着一个圆滚滚的小身影。


他白花花的小脚丫搭在了茶几上。


小胖手一手抓着一个鸡腿。


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此时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视播放的韩剧。


他看的太过入神了,以至于没有发现屋子里已经进来个人。


下一刻,大白发出了一声哀嚎。


“啊,啊耳朵,疼……妈咪,别揪了……”


“还知道疼呀,家里进人了都不知道,万一进来的坏人呢?”苏悦点了点他的脑袋。


“窗户都锁好,大门只有妈咪的有钥匙……”大白委屈巴巴的看着苏悦。


“那也不能点看电视看得那么入迷呀,而且你才多大,居然看韩剧。”


苏悦看到了电视里韩剧主人公接吻的一幕,顿时觉得脑袋都大了。


她松开手,拿起遥控关掉了电视。


“动画片都太幼稚了。”大白捂住耳朵,可怜兮兮的撇着小嘴。


“你说什么?”苏悦叉着腰。


“没什么,没什么,妈咪快坐下,别累着了……”大白连忙讨好。


苏悦盯着他手上的鸡腿,秀眉蹙着,“不是说了不让你吃这些油炸食品吗?”


大白五官长得精致可爱,就是有点肉肉的,虽然说小孩子胖点会可爱。


但是苏悦担心以后他减肥不下来,所以一直克制他的零食。


大白有些心虚,“因为老师表扬我了,所以我才吃个鸡腿奖励一下自己的。”


“老师表扬你?”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苏悦就来气。


从包包里面抽出了一张卷子,戳着上面红红的59分。


“苏大白,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


大白本来就圆的眼睛看到了卷子之后瞪得更圆了,他吧砸着嘴,抗议道,“老师太过分了,居然投诉到妈咪那里去!”


“谁让你考的那么差?”苏悦提起这个真的是一肚子火,她指着上面一道诗词填空。


“射人先射马下面一句你给我写抓奸要抓双?”


大白抱住了苏悦的大腿,巴眨着大眼睛。“妈咪……”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你这是要气死我呀!”


大白软软糯糯的说,“妈咪我知道错了……”


“这些题,你不会?”苏悦重重的说道。


大白的智商很高,在美国的时候苏悦带他去做过一个检测。


检测出来他的智力高达120。


那时候大白才快三岁。


“会……”大白低着头,戳着手指。


苏悦深吸一口气,“会的话,为什么会做错。”


“因为……因为…”小家伙有些小委屈。


“我做错了,妈咪就会回来的批评我,我就可以见到妈咪了……”


这一句话落入了苏悦的耳里,让她狠狠的震了震。


因为和冷凌天契约的原因,苏悦很多时间都要待在他身边。


所以回国之后,大白大部分时间都是交给了自己的好朋友沈瑶瑶照顾。


苏悦没想到,大白考差居然是因为为了能让她回家一下。


五年前她被后妈设计灌了酒进了陌生房间和一个男人厮混一夜。


她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生下了大白。


大白乖巧懂事,自小智力也超群,让她很省心。


后来弟弟生了重病,让她不得不回国,为了凑齐医药费,只能和冷凌天签了契约,成了他的妻子。


但是也因此,母子两人见面的机会大大的减少了。


看着大白稚嫩精致的小脸蛋,苏悦的鼻子酸酸,眼眶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湿润了。


“妈咪,你,你别哭,大白下次一定考个一百分……”小家伙慌了,以为苏悦是因为他考得太差才哭了。


“好,下一次不考个一百分,妈咪就不理你了。”苏悦吸了吸鼻子。


大白重重的点了点头。


“妈咪以后会抽出多点时间来陪你的。”苏悦说着,心疼的捏了捏大白的小脸蛋。


为了妈咪不哭,大白任由着她蹂躏,还做出古怪的表情逗得苏悦开怀大笑的。


苏悦让大白把吃剩下一半的油腻鸡腿给扔了,亲自下厨给他做了一碗南瓜粥。


本来小家伙听苏悦说要扔掉鸡腿还有些不舍。


但是听到有妈咪亲自做的南瓜粥后就毫不犹豫的扔掉鸡腿了。


热腾腾的南瓜粥端上了桌,大白的西瓜碗装的满满的。


“妈咪,你也快点吃。”


“嗯。”苏悦笑着点了点头,她刚刚拿起勺子,放在桌面上手机就响了。


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苏悦眼中的笑意一瞬间消失。


“你先吃,妈咪去接个电话。”苏悦拿起了手机,朝阳台走去。


看着昏暗的天空,苏悦的眸子一片冷漠,接通电话后语气却娇甜无比。


“老公,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呀?”


“在干嘛?”男人声音低沉。


隐隐约约的还可以听到对面传来的喧闹声,应该是在某个会所酒吧。


“在一个朋友家。”苏悦调整了情绪。


“男的还是女的?”


“老公,你问这个问题是吃醋了吗?”


苏悦笑得甜甜的,“是男的又怎么样?”


“跟了我还敢出去找男人?晚上回来好好教训你。”男人说的暧昧无比。


苏悦感觉他的气息好像穿过了手机染在她的耳朵上,痒痒的。


她的脑海里迅速的浮现了昨夜激烈又暧昧的场景。


顿时一股热浪从脸颊弥漫到了耳尖。


“是女的啦。”苏悦将垂落在脸颊的发丝拢到耳后。


“我现在在帝豪会所,你过来一趟吧。”男人突然说道。


苏悦闻言一愣,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饭桌上乖巧的小家伙,抿着唇。


见她许久沉默未语,冷凌天有些不耐的问,“怎么了?”


“哦,我是在想,老公你现在是在和朋友在一起吧,我去的话不会打扰吗?”苏悦回过神来,温柔体贴的说道。


“不是和朋友,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好,我现在就过去。”苏悦拿住手机的手下意识的扣住,指尖有些泛白。


“乖。”冷凌天似乎很满意她的懂事。


看着暗下去的屏幕,苏悦的呼出了一口浊气,推开了玻璃门走到饭桌上。


苏悦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有些抱歉的说:“大白,妈咪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可能今晚不能在家了。”


她话刚刚说完,就听到啪的一声。


是大白的勺子掉了。


小家伙原本闪亮亮的大眼睛此时有些暗淡,“妈咪今晚又不回了吗?”


苏悦心疼极了,抱住了他亲了好几口,“再等几个月,妈咪就能陪着你了。”


“那妈咪你放心去工作吧,我会乖乖的。”


大白的心里有些小失落,但是还是学着苏悦刚刚的样子。


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着她。


“好……”苏悦的声音有些哑。


………………


挂断电话之后,冷凌天伸出手,摩擦着暗下去的屏幕。


在有些暗的包厢里面,他的黑瞳显得越发的深邃。


今天是一场生意局,合作的伙伴都带着女伴,又或者叫了几个会所里年轻貌美的女孩。


唯独他独身一人,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却浮现了苏悦的面容。


心里居然意外的想要快点见到她,所以这才拨了个电话叫了苏悦过来。


明知道苏悦乖巧,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可她说可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居然想被石头压着一般,很不舒服。


大概过了十分钟,苏悦还没有来,冷凌天不由得微微蹙眉。


“冷少。”这时一道讨好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想。


只见对面一个肥头大耳的小公司老总笑得一脸谄媚。


“这个叫蜜儿的女孩按摩的手艺不错,冷少要不要试一下?”


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女孩子面容稚嫩,看起来刚刚成年的样子。


似乎是感觉到冷凌天的凝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冷凌天微微蹙眉,正想说不用。


结果女孩朝他走来,却绊到了地毯,身子直直的扑向冷凌天的怀里。


这时候,包厢门咔擦一声被打开了,一个身影站在了门口,正是苏悦。


看到苏悦的那一刻,冷凌天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一僵。


女孩故意使计跌入他的怀中,如果这放在平时也没什么。


但是现在看到苏悦,不知为何,冷凌天有种莫名的心虚。


他手猛地一推,直接将怀中的女孩推到了地下。


看着朝自己走来苏悦,他下意识的张了张口想要解释。


结果,苏悦却乖巧的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冷少?”


“嗯。”冷凌天收回了想要解释的话,轻哼一声,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悦。


两人之间的规定,在外面的时候,要装作不认识。


毕竟是契约夫妻,迟早要分开的。


所以以防日后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分开比较好。


看着苏悦的视线扫过地下的女孩。


冷凌天眯着眼,冷声问了一句,“你没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问什么?苏悦有些疑惑,乖巧的看向冷凌天,“冷少是有什么吩咐吗?”


“没事了。”冷凌天沉闷一声。


心里好像有块石头被压住了一样,有些不舒服,真的是奇怪的感觉。


“冷少……”那个被推在地下的女孩可怜兮兮看向了冷凌天,希望冷凌天能怜香惜玉。


只是,冷凌天黑瞳冰冷,薄唇微揭,透着危险:“滚。”


女孩吓得连忙一白,连忙爬起来,唯唯诺诺的站在了角落。


“过来。”冷凌天别招了招手。


苏悦乖巧走到了冷凌天的身边,“难怪冷少看不上蜜儿,原来有个更可口的小情人呀。”


那个老总哈哈哈大笑。


“确实可口。”冷凌天勾唇,他的小妻子,可口又乖巧。


“冷少让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苏悦看着周围一圈陌生的面孔,不由得疑惑冷凌天叫她来做什么。


“想你。”冷凌天挽起了她的一缕青丝把玩。


“是吗。”苏悦长长的眼睫毛轻颤。


就因为冷凌天的一句想你,所以她好不容易和大白在一起的时光就被摧残了。


苏悦深呼吸了一下,告诉自己。


再坚持两个月,只要两个月,就可以逃脱这该死的契约了。


“明天要回一趟老宅。”冷凌天端起一杯红酒抿了一口。


苏悦乖巧的点头:“好。”


包厢内灯红酒绿,有人要给苏悦灌酒。


金主的合作伙伴要给她灌酒,作为一个敬业契约妻子,苏悦自然不能拒绝拂了冷凌天的面子,于是连喝了三杯。


“来来来,再来一杯。”有人起哄喊道。


苏悦酒量不好,此时真的有点醉了,双颊粉红的极为诱人。


那双眸子含着水雾就好像是漂亮的星空,微醉的苏悦,迷人的很。


在场好几人都不怀好意的盯着苏悦,这让冷凌天微微蹙眉,有些不悦。


苏悦是他的,苏悦的美好只能让他一个人欣赏。


冷凌天直接拉住了苏悦的手,不让她去接第四杯酒。


“大家别灌了,要是冷少的小情人醉了,他该心疼了的,对吧,冷少。”张总哈哈笑道。


“嗯。”冷凌天将苏悦抱在怀中。


微烫的脸蛋贴上了男人炙热的胸膛,苏悦难耐的仰起头。


那双染着醉意的眸子盯着冷凌天,低声的问:“不喝酒的话会不会破坏气氛?”


“你是冷太太,用不着勉强你自己。”冷凌天贴着她的耳垂,说道。


冷太太?苏悦楞了一下,面上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自嘲。


什么冷太太呀,说白了就是拿钱办事的合作关系。


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而且很快,她也不是冷太太了。


包厢里吵闹燥热,苏悦还喝了酒,有些不舒服。


于是伸出小手推了推冷凌天的胸膛,然后低声的说道:“我想出去透透气。”


“好。”冷凌天点头,松开了她。


苏悦扶着沙发起了身,脚步微微踉跄的朝着外面走去。


来到洗手间,将水龙头的水开到了最大,冰冷的水扑在了燥热的脸上。


这才让她舒服一点,关上水龙头,苏悦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这才转身离开洗手间,出了洗手间,迎面而上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刹那,苏悦的身子瞬间的僵住了,放在身侧的手忍不住的颤抖。


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南云峥,那个她从青春花季就爱着的男人……


他站在那里,好像在等什么人。


走廊幽暗的壁灯照的他的脸越发神秘俊美,他还是那么好。


可是她苏悦,却再也配不上他了。


苏悦鼻尖一酸,当初甜蜜的记忆如同蜂蜜里掺了玻璃碎,裹在她心上让她痛的几乎失控。


如果不是当初那个意外,南云峥也不会失去记忆,也不会忘了她。


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的,苏悦深吸了一口气。


眼中的震惊和痛苦被她一点点的掩饰下去,她低下头,想要直接越过南云峥离开。


经过南云峥身边的时候,她有点慌乱,死死的压抑住,这才没有露出什么异样。


好不容易穿过他的身边,苏悦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结果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惊讶的响起。


“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苏悦的脚步顿时僵住。


抬起头,就看到苏依柔亲昵的站在了南云峥的身边。


苏依柔。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现在是南云峥的……女朋友。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