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他的“小姨”变成他的小三,只用了三天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13 09:15: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陈曦芜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来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不过是晚了一步回国,没想到她这个前女友竟然变成了他小姨……

“小姨,三天后我婚礼,你说我穿什么好看?”

温润的嗓音从眼前这具好看的皮囊里传了过来。

熟悉的身高,熟悉的脸庞,怎么就……不记得他们曾经相爱呢?

尽管一再地遮掩,失望还是显而易见地挂在了脸上。

看着席御哲手里拿着一身黑色西装,一身白色西装,下意识地指了那件白色西装,“这个……”漫不经心的话才说出口,立即就反悔了。

白色西装,可是说好在他们婚礼上穿的,她不允许别人玷污!

迟疑了一会,立马改口:“不,黑色!高端大气上档次!”

席御哲狭长迷人的桃花眼眯了眯,先是怔了下,旋即眼梢的笑意深了深,醉人的酒窝便浮现了出来。

他的笑,像罂/粟般让人着迷。

陈曦芜差点沉浸,已经按耐不住再一次想要告知席御哲的冲动,却被突然从试衣间走出来的女人拦截了所有的情绪。

她是Abby,是即将要跟席御哲结婚的女人,也是莱城首富的女儿,被莱城的人称之为第一名媛,人美,家教好。

三年前,Abby压根就跟席御哲根本没有任何的关联,怎么三年后一切都变了呢?

她看着Abby满脸幸福地走出来,拎着婚纱的裙摆转了一圈,名媛气质秒杀了全场,嗓音都是清脆悦耳的:“老公,这身怎么样?”

“很美。”

席御哲走上前去,宠溺地抚着Abby的秀发,帮她将散落下来的刘海,重新挽到了耳后,“这样,更美。”

Abby低着头,害羞的脸泛着两抹酡红。

两个人自顾自的秀恩爱,谁也没有发现到陈曦芜此时的眼眸里已遍布点点星辰,似包揽了整个夜空。

绝望,落寞,孤寂。

一系列的情绪翻江倒海般袭来。

曾经,只有她才能享受他的温柔。

现在……

“你们说……我去个卫生间。”陈曦芜说完立刻将身子转了过去,隐藏了自己即将要掉落的泪。

迈着步伐,才刚刚走了一步。

身后,那该死的称呼又传入了耳廓。

“小姨,你看起来很不舒服,用不用Abby陪着你?”席御哲嘴角带着抹淡淡的笑,本是出于关心,却被冷冷的话语,似乎还带着怒火给回绝了:“不用了!好好陪着你的新娘子吧!小姨,小姨,烦死了!”

陈曦芜加快脚步离开了试衣间,压抑着内心的委屈跑到了卫生间!

她一定是疯了,才会答应他来陪他们挑婚纱。

也一定是疯了,竟然会住进他的家里。

将头埋在了水龙头旁边,感受着冰冷的水花拍打着脸颊,似乎顿时让自己清醒了很多。

她回来已经三个月了,一再地隐忍,无非是想要等着不见踪迹的席家人出现,给自己一个交代!究竟是为了什么,席御哲会忘记她。

又是为什么!她曾闯入席御哲生活轨道里的所有留念,全部跟着她的身份消失无踪……

给席御哲发了告别短信,她自己便先行了一步。

再这样看着‘他们’肆无忌惮地在自己面前秀恩爱,她非得抑郁而终。

还有三天,他们就要结婚了……

她不允许,更别提祝福。

街道上,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如水洗的天空,飘着朵朵纯白的云,晴空万里似乎将心里的阴霾也一同扫除。

“这家情趣内衣店很惊喜的,是男人肯定会受不住诱惑。”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老公以前对我不怎么有性趣,现在天天都宠幸我!”

陈曦芜的脚步越来越慢,耳朵里汽车的鸣笛声都已经被自动真空,全部都是这面前两位美眉的对话,不停地萦绕。

.趣?

对啊!她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就算席御哲忘了自己也没关系,她要上回来。

要知道,男人可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蹑手蹑脚地走到了这家名为‘夫笑’的情趣店,胆怯地扫了一眼,就见墙壁上挂满了各种S.M道具,甚至是一些她从未见过的玩意。

“小姐,想买什么?”光线不足的暗处,突然冒出来个人头,正冲着陈曦芜猥琐地笑。

“我……”她小心地退后了一步,跟这个肥胖中年男保持着安全距离。

顶在嗓子的那句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不过,看着周围的女生压根就没有自己这么害羞,她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好,豁出去了!

既然已经决定要将男友抢回来,这点薄面她也不要了。

“老板,有没有能让男友一夜就爱上你的东西,不管多少钱,我要!”

老板见状,谨慎地凑上前去,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本店的镇店之宝,我可以给你一瓶,保证用一次,让你男友对你终身难忘,连小姐都不会找!”

陈曦芜的小心脏‘噗通’‘噗通’地加速了跳动,暗自鼓劲:“好,就来这个!”

付了钱之后,她带着老板所说的镇店之宝满怀兴奋地回了家。

迫不及待地去了卫生间,打算将自己浑身上下好好洗洗。

她现在是住在席御哲的别墅里,偌大的别墅除了佣人,就是她跟席御哲。

“哎。”落寞地叹了一口气,看着淹没自己的泡沫,还有搭在浴盆上手臂的疤痕,她的眼神不免有些闪烁。

当年,那场爆炸历历在目。

席御哲浑身是血,眸光深情地握着她的手:“曦芜,对我来说,不管是生还是死,只要跟你在一起才是我想要的人生。”

随着“砰”的一声,漫天火红,舔舐着身边的一切。

也将她跟席御哲彻彻底底地变成了彼岸。

一个天南,一个海北,隔了三年……

“席御哲,你怎么会忘了我,你凭什么忘了我!”充斥着浓重哀伤的哽咽,渐渐的在浴室中扩散,融入空气又消失。

-

日薄西山,夜幕很快降临,陈曦芜将一切全部都准备就绪,并在心里仔细思考,给自己制定了‘扑到男神’的ABC计划。

今晚她一定要成功逆袭!万一,能让席御哲通过这种负距离的交流想起她来呢?毕竟,他们曾经是那样契合彼此。

她将席御哲的房间内喷上了情趣香水,穿着性感无比的轻纱薄裙,哼着歌躺在了铺满花瓣的柔软大床上,等待着被临幸!

房间的门,在九点一刻准时传来声响。

  陈曦芜看着那房锁扭动,心都要紧张地跳出来了!

  “砰”,房门被打开。 

  等了许久的男神带着温润的笑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御哲。”陈曦芜将自己披着的长发妖娆地一甩,佯装性感地轻轻抬起了一条腿。

  这画面,让席御哲愣了两秒…… 

  陈曦芜看着他呆滞的模样,以为自己成功了。  

  却不想“砰”的一声,房门却又被重新关了上。 

  她此时仿佛被冰冷的水从头浇到脚,热情无踪。 

  “小姨,你这是干嘛?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门被开了一点缝,席御哲熟悉的声音顺着门缝传了进来。 

  陈曦芜不想放弃,从床上走下来,一把拉开了房间的门。  

  娇小的身躯却不知从何处借来的力量将席御哲抵在了墙角,清秀的面庞上挂着一丝焦急,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她小声地嘶吼道:“席御哲,你看着我!”

  “小姨,你喝多了?”席御哲那张好看的脸,找不到一点还记着她的痕迹,丝毫没有当回事,反而凑近她闻了闻。

  “喝多你妹!”

  陈曦芜的眼眶里渐渐地氤氲上一层水雾,还有三天……

  仅仅还有三天,这个男人就不再属于她了,就要娶别人为妻,从此之后,呵护那个女人,保护那个女人……  

  他到底知不知道,她有多爱他? 

  “如果你是装的,求你,耍我三个月够了,别再玩下去了。”她边说眼泪就跟着不争气地顺着脸颊掉落了下来。  

  对于彼此深爱过的人来说,这世界上大的折磨,便是看着深爱的人跟别人卿卿我我。  

  灵动的眼眸此时失去了光泽,被一层黯然所取代。  

  “小姨……”  

  席御哲有些不知所措,他轻轻推开她,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告诫自己她是自己的小姨,自己一定不可以做出畜生不如的事。  

  陈曦芜听到这个称呼,心里越发地难受。  

  她不想再管别的了,今天她一定要扑倒他,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小姨?”她冷哼一声,一把拽下自己的睡袍,紧贴在了席御哲的身上。  

  席御哲还全然不知,自己刚才吸入了情氛香水,那股无法控制的感觉越来越浓。  

  尽管他一再压制,在她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的理智瞬间全部崩塌。  

  他一把打横将她抱起,健壮的臂弯很是有力。  

  陈曦芜勾着他的脖子,被他的‘粗暴’吓了一跳,刚才孤注一掷的感觉尽数消失,立马切换成了小女人状态,媚眼涟涟地盯着他看。  

  只见席御哲呼吸急促,脸憋得通红,二话没说,将陈曦芜仍在了弹性很好的床上,自己就立刻覆身而上。  

  席御哲垂眸看着身下的陈曦芜,眼底划过一抹惊艳。  

  不施粉黛的脸精致靓丽,不输给任何的偶像明星,媚意十足的眼眸大而圆润,水汪汪的很勾人,樱桃唇瓣充满让人疯狂的诱惑。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陈曦芜,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美。  

“我……”他已经控制不住了,却见陈曦芜四仰八叉地放松自己,满脸勾人的笑:“别对我温柔,求践踏!”

 席御哲听她说完,被yu望掌控的眸子划过些微迷惘,随即流淌过更加疯狂的光泽。  

  不行,他不管了!  

  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吟,薄唇就已经覆在了她的唇瓣上。  

  清香的味道渐入鼻息,随之换来的不是陈曦芜的奚落跟谩骂,反而是配合……  

  陈曦芜很开心他能这样,再次伸出手臂勾着他的脖颈,开始做好接受的准备。  

  此刻,她只想着被他占有,希望能通过彼此间负距离的接触,让他找从前的记忆。  

希望效果还不错!?

  席御哲似乎受不住她这番刻意的表现,松开她的唇,不耐烦地凝着她,那双黑眸燃着两簇火焰,足以燃烧一切。  

  清澈的眼眸染上点点迷离的色彩,陈曦芜微微张了张唇,迫不及待地期待那一刻的来临。  

  “御哲……”  

  她的声音软软的,手揪着他的衣襟,用力攥着。  

  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毕竟这是三年来的第一次!  

  席御哲似乎再也无法忍受,也顾不得任何前奏,直奔主题。  

  本以为的满心期待却变成了痛楚,让陈曦芜莫名的清醒和心寒。  

  这男人,对待自己果真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从前他可是不会这样粗鲁地对待自己!  

  席御哲额头冒着汗珠,潋滟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的女人!  

  “席御哲,我让你看着我!好好看着我!记在心里,永远都不准忘!我是陈曦芜,爱着你的陈曦芜!”  

  声调带着强烈的起伏,无比霸道而深情地宣誓。  

  她的声音回荡在整间卧室,席御哲在听到“陈曦芜”三个字的时候,心里陡然一拎,停了下来,俊脸上浮现悔恨的神情。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  

  “小姨……。”  

  这称呼让陈曦芜从天堂跌入深渊。  

  她咬牙掐着他的手臂,倔强地说,“席御哲,你看清楚,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么?”  

  鬼才是他的小姨!  

  席御哲俊脸划过一丝慌乱,神智逐渐恢复清明,眼里的女人果然是……他的小姨。  

  “小姨,我们这样,对不起Abby,你知道吗,她为我做了很多事……”他开始一一细数。  

  陈曦芜太阳穴突突直跳,恨不得给这个男人一巴掌。  

  和她做着爱,居然想着的是其他女人?  

  还是她最讨厌的那个女人!  

  简直不可饶恕!  

  她猛地伸手推开身上的男人,抬脚踹了一下他的腿,语言决绝。  

  “席御哲,你个混蛋,我以后跟你老死不相往来,你会后悔的!我不会原谅你的,不会!”  

  她迅速跳下床穿衣服,推开门跑出去。  

  不防备被她推翻,席御哲坐在床上直愣愣地凝望着那扇不停摇晃的卧室门,久久不能回神。  

  刚跑出客厅门口,强撑的倔强松懈下来,她心里特别难受。  

  一辆黑色的豪车从远处缓缓驶来,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停在陈曦芜的身边。  

  这……这车牌号,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不出三秒,车门缓缓打开,从车上下来的那个男人让她更加眼熟。  

  这不是席御哲那个变态堂兄席御泊么,万年冰山面瘫脸,完全看不出来一点情绪的。 

  他怎么跑这里来了?

因篇幅有限,点击【阅读原文】继续精彩内容,后续高潮不断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