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为名山添胜迹,永将风景传后人———梓翁《有法无式格自高》札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13 02:54:3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 ? ? 连日风寒,夙夜干咳,涕下不止,天命之躯,堪可自怜

? ? ? ?竟 三日之功,梓翁园品文字输入始成,想来此文再读已隔卅载,光阴流水,人间沧桑,莫过于斯,诚殊不易,然吾乐之,盖此一为纪念梓翁,二为见证云台少年之青涩初心泉石知己,松竹为友,结茅为庐,风月无欺,如是,则人间处处尽桃源矣!




有法无式格自高

陈从周

园林设计有法而无式,兹据现状,略作具体分析:

江南园林占地不广,然千岩万壑,清流碧潭,皆宛然如画,正如《履园从话》所说:“造园如作诗文,必使曲折有法。”因此对于山水、亭台、厅堂、楼阁、曲池、方沼、花墙、游廊等的安排,必使风花雪月,光景常新,不落窠臼,始为上品。对于总体布局可分为以下几种:

以水为主题的,其佳构多循“水随山转,山因水活”这基本原则。或贯以小桥、或绕以游廊,间列亭台楼阁,大者中列岛屿。此类如苏州网师园、怡园等。而庙堂巷畅园,地颇狭小,一水居中,绕以廊屋,宛如盆景。

园林之水,首在寻源,无源之水必成死水。但园林面积既小,欲使有汪洋之概,则在于设计得法。其法有二:一、池面利用不规则的平面,间列岛屿,上贯以小桥,使人望去不觉一览无遗;二、留心曲岸水口的设计,故意做成许多弯头,望之仿佛有许多源流,如是,则水来去无尽头,有深壑藏幽之感。至于曲岸水口之利用芦苇,杂以菰蒲,则更显得隐约迷离,这要在较大的园林应用才妙。留园活泼泼地水榭临流,溪至榭下势已尽,但亦流入一小部分,俯视之下,若榭跨溪上,水不觉终止。沧浪亭以山为主,但西部的步琦廊突然逐渐加高,高瞰水潭,自然临渊莫测。苏州艺圃和上海豫园之桥与水几平,反之两岸山石愈显高峻了。怡园之桥,虽低于山,似嫌与水尚有一些距离。至于小溪作桥,在对比之下,其情况何如,不难想象。古人改用“点其步石”的方法,则更自然有致。瀑布除环秀山庄、扬州汪氏小苑檐瀑外,它则罕有。

基地积水弥漫而占地广,布置遂较自由。如拙政园能发挥开朗变化的特色,其中部的一些小山,平岗小坡,曲岸回沙,都是运用人工方法来符合自然的意趣。池水聚分大小有别,大园宜分,小园宜聚,然聚必以分为辅,分必主次有序。网师园与拙政园是两个佳例,皆苏州园林上品。

前水后山,堂筑于水前,坐堂中穿水遥对山石,而堂则若水榭,横卧波面,苏州艺圃布局即如此。

至于中列山水,四周环以楼及廊屋,高低错落,迤逦相续,与中部山石相呼应,如苏州耦园东部者,在苏州尚不多见。

其次以山石为全园之主题,如环秀山庄,因该园无水源可得,无洼地可利用,故以山石为主题使其突出,固设计中一法。更略引水泉,俾山有生机,岩现活态,苔痕鲜润,草木华滋,宛然若真山水了。

至于用石,明代以至清初园林,崇尚自然,多利用原有地形,略加整理。其所用石,在苏州大体以黄石为主,如拙政园中部二小山及绣绮亭下者。黄石虽无湖石玲珑剔透,然掇石有法,反觉浑成,既无矫揉造作之态,且无累石之险。到清代造园,率皆以湖石叠砌,贪多好奇,每以湖石之多少与一峰之优劣,与他园计较短长。试以怡园而论,购洞庭三处废园之石累积而成,一峰一石,自有上选,即其一例。环秀山庄改建于乾隆间,数弓之池,深溪幽壑,势若天成,其竖石运用宋人山水劈皴法,再加镶嵌,简洁遒劲。其水则迂回曲折,山石处处滋润,苍岩欣欣欲活,诚为江南园林的杰构。设计者必须胸有丘壑,叠山造石才可挥洒自如。

掇山既须以原有地形为依据,而自然之态又变化多端,无一定成法,不过自然的形态,亦有一定的规律可循。能通乎师造化之理,从自然景物加以分析,证以古人作品,评其妍媸,撷其精华,当可构成最美的典型。奈何苏州所见晚期园林,十九已程序化,从不在整体考虑,每以亭台池馆,妄加拼凑。尤以掇山造石,皆举一峰片石,视之为古董,对花树的衬托,建筑物的调和等,则有所忽略。这是今日园林设计者要引以为鉴的。


中国园林除水石池沼外,建筑物如厅、堂、斋、台、亭、榭、轩、巷、廊等,也是构成园林的主要部分。然江南园林以幽静雅淡为主,故建筑物要轻巧,方始相称,所以在建筑物的地点、平面以及外观上不能不注意。凡园圃立基,先定厅堂景致,“妙在朝南,倘有乔木数株,仅就中庭一二”。江南苏州园林尚守是法,如拙政园远香堂、留园涵碧山房等皆是。至于楼台亭阁的布置,虽无定法,但按基形成,格式随宜,花间隐榭,水际安亭,还是要设计人从整体出发,加以灵活应用。古代讨论造园的书籍如《园冶》《长物志》《工段营造录》等,虽有述及,最后亦指出其不能守为成法的。试以拙政园而论,其高处俯视,建筑物虽然是随宜安排,但是其方向还是直横有序。其外观给人的感觉是轻快为主,平面正方形、长方形、多边形、圆形等皆有,屋顶形式则有歇山、硬山、悬山、攒尖等,而无庑殿式。且多用“水戗发戗”的飞檐起翘,因此飞檐起翘低而外观轻快。檐外玲珑的挂落,柱间微湾的吴王靠,都取得一致的效果。建筑物在立面的处理,以留园中部而论,自闻木樨香轩东望,对景主要建筑物是曲溪楼,用歇山顶,其外观在第一层做成仿佛台基的形状,与水相平行的线脚与上层分界,虽系两层,看去不觉其高耸。尤其曲溪楼、西楼、清风池馆三者的位置各有前后,屋顶立面皆在同中寓不同,与下部的立峰水石都很相称。古木一树斜横波上,益增苍古,而墙上的砖框漏窗,上层的窗台与墙面虚实的对比,疏淡的花影,都是苏州园林特有的手法,倒影水中,其景更美。明瑟楼与涵碧山房相邻,前者为卷棚歇山,后者为卷棚硬山,然两者相联,不能不用变通的办法。

明瑟楼歇山山面仅作一面,另一面用垂脊,不但不觉得其难看,反觉生动有变化。他如畅园因基地较狭长,中为水池,水榭无法安排,卒用单面歇山,实同出一法。西部舒啸亭、至乐亭,前者小而不见玲珑,后者屋顶虽多变化,亦觉过重,都是比例上的缺陷。江南苏州筑亭,晚近香山匠师每将屋顶提得过高,但柱身又细,整个外观未必真美。反视明代遗构艺圃,屋顶略低,较平稳得多。总之单体建筑,必然要考虑到全园的整个关系才是。至于平面变化,虽洞房曲户,亦必做到曲处有通,实处有疏。小型轩馆,一间,两间,或两间半均可,皆视基地,位置得当。如拙政园海棠坞,面阔两间,一大一小,宾主分明。留园揖峰轩,面阔两间半,而尤妙于半间。建筑物的高下得势,左右呼应,虚实对比,在在都须留意。苏州程氏园虽小,书房部分自成一区,极为幽静。其装修与铁瓶巷住宅东西花厅、顾宅花厅、网师园、西百花巷程氏园、大石巷吴宅花厅等,都是苏州园林中之上选。怡园旧装修几不存,而旱船为江南一带之尤者,所遗装修极精。


园林游廊为园林中的脉络,在园林建筑中处极重要地位。今日苏州园林中常见者为复廊,廊系两面游廊中隔以粉墙,间以漏窗,使墙内外皆可行走。此种廊大都用于不封闭的园林,如沧浪亭的沿河。或一园中须加以间隔,欲使空间扩大,并使入门有所过渡,如怡园的复廊,便是一例,此廊显然仿自沧浪亭。游廊还可阻朔风与西向阳光,阳光通过廊上漏窗,其图案更觉玲珑剔透。游廊有陆上、水上之分,又有曲廊、直廊之别。造廊忌平直生硬,但过分求曲,亦觉生硬勉强,网师园及拙政园西部水廊小榭,下部用镂空之砖,似为较胜。拙政园旧时柳荫路曲,临水一面栏杆用木制,另一面上吴王靠,是有道理的。水廊佳者,如拙政园西部的,不但有极佳的曲折,并有适当的坡度,诚如《园冶》所云的“浮廊可渡”,允称佳构。尤其可取的就是曲处湖石芭蕉,配以小榭,更觉有变化。爬山游廊,在苏州园林中的狮子林、留园、拙政园,仅点缀一二,大都用于园林边墙部分。设计此种廊时,应注意到坡度与山的高度问题,运用不当,顿成头重脚轻,上下不协调。在地形狭宽不同的情况下,可运用一面坡,或一面坡与两面坡并用,如留园西部爬山廊。曲廊的曲处是留虚的好办法,随便点缀一些竹石、芭蕉,都是极妙的小景。李斗云:“板上甃砖谓之向廊,随势曲折谓之游廊……入竹为竹廊,近水为水廊。花间偶出数尖,池北时来一角,或依悬崖,故作危槛,或跨红板,下可通舟,递迢于楼台亭榭之间,而轻好过之。廊贵有阑,廊之有阑,如美人服半臂,腰为之细。其上置板为飞来椅,亦名美人靠其中广者为轩。”言之尤详,可资参考。今日更有廊外植芭蕉,呼为蕉廊,夏日人行其间,更觉翠色侵衣,溽暑全消。冬日则阳光射入,温和可爱,用意至善。而古时以廊悬画称画廊,今日壁间嵌诗条石,都是极好的应用。

园林中水面之有桥,正如陆路之有廊,重要可知。苏州园林习见之桥,一种为梁式桥,可分直桥、九曲桥、五曲桥、三曲桥、弧形桥等,其位置有高于水面与岸相平的,有低于两岸浮于水面的。以时代而论,后者似较旧,苏州艺圃、怡园及无锡寄畅园、常熟诸园所见的,都是如此。它所表现的效果有二:第一,桥与水平,则游者凌波而过,水益显汪洋,桥更觉其危了;第二,桥低则山石建筑愈形高峻,与丘壑高楼自然成强烈对比。无锡寄畅园假山用平岗,其后以惠山为借景,岗下幽谷间施以梁式桥,诚能发挥明代园林设计之高度技术。今日梁式桥往往不照顾地形,不考虑本身大小,随便安置,实属非当。尤其栏杆之高度、形式,都要与全桥及环境作一番研究才是。上选者,如艺圃小桥、拙政园倚虹桥都是。拙政园中部的三曲五曲之桥,栏杆比例还好,可惜桥本身略高一些。待霜亭与雪香云蔚亭二小山之间石桥,仅搁一石板,不施栏杆,极尽自然质朴之意,亦佳构。另一种为小型环洞桥,狮子林、网师园都有。以此二桥而论,前者不及后者为佳,因环洞桥不适宜建于水中部,水面既小,用环洞桥中阻,遂显庞大质实,无空灵之感。网师园之环洞桥建于东部水尽头,桥本身又小,从西东望,辽阔的水面中倒影玲珑,反之,自桥西望,亭台映水,用意相同。至于小溪,《园冶》所云“点其步石”的办法,尤能与自然相契合,实远胜架桥其上。可是此法,今日差不多已成绝响了。


《清闲供》云:“门内有径,径欲曲。”“室旁有路,路欲分。”园林的路,今日我们在苏州园林所见,还能如此。拙政园中部道路,犹守明时旧规,从原来地形出发,加以变化,主次分明,曲折有度。环秀山庄面积小,小路不能不作迂盘,但亦能恰到好处,有引人入胜之概。然狮子林中道路,却故作曲折,背自然之理,使人莫知所从。

铺地,在园林建设中亦是一件重要的工作,不论庭前、曲径、主路,皆须极慎重考虑。今日苏州园林所见,有侧砖铺于主路,施工简单,拼凑图案自由。碎石地,用碎石侧铺,可用于主路、小径、庭前,上面间有用缸片点缀一些图案。或缸片侧铺,间以瓷片,用法同前。鹅子地或鹅子间加瓷片拼凑成各种图案,称“花界”,比上述的要细致雅洁得多。冰裂地则用于庭前,其结构有二:其一即冰纹石块平置地面,如拙政园远香堂前的,颇饶自然之趣,然亦有不平稳的流弊。其二则冰纹石交接处皆对卯拼成,施工难而坚固,如留园涵碧山房前,极为工整。至于庭前踏跺用天然石叠,如拙政园远香堂及留园五峰仙馆前的,皆饶野趣。

园林的墙,有乱石墙、磨砖墙、漏砖墙、白粉墙数种。苏州今日所见,以白粉墙为最多,外墙有在顶部开漏窗的,内墙间开漏窗及砖框的,所谓粉墙花影,为人乐道。磨砖墙,园内仅建筑物上酌用之,园门十之八九贴以水磨砖砌成图案,如拙政园大门。乱石墙只见于墙的下半部裙肩处。西园以水花墙区分水面,亦别具一格。

对联和匾额为中国园林中不可少的一件重要点缀。苏州又为人文荟萃之区,当时园林建造亦有文人画家参与,因此山林岩壑,一亭一榭,莫不用极典雅美丽的辞句来形容,使游者入其地,览景生情,这些辞句就是这个环境中最恰当的文字描述。例如,拙政园的远香堂和留听阁,同样是一个赏荷花的地方,前者出自北宋周敦颐语“香远益清”句,后者出自唐李商隐“留得残荷听雨声”句。留园的闻木樨香轩、拙政园的海棠春坞,是根据所种的树木来命名的。游者至此,当能体味出许多文学中的境界,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园林的一个特色。苏州诸园皆有好的题辞,而怡园诸联集宋词,更能曲尽其意。至于题匾用料,因防园林风大,故十之八九用银杏木阴刻,填以石绿;或用木阴刻后髹漆敷色,色彩都用冷色。亦有用砖刻的,雅洁可爱。字体以篆隶行书为多,罕用正楷,取其古朴自然,与园中景配合方妙。

园林植树,其重要性不待细述。苏州园林常见的数种,如拙政园,大树植榆、枫、杨等。留园中部多银杏,西部则漫山枫树。怡园面积小,故植以桂、松及白皮松,尤以白皮松树虽小而姿态古拙,在小园中最显姿态。他则杂以松、梅、棕树、黄杨等生长较为迟缓的树种。其次,园小垣高,阴地多而阳地少,于是墙阴必植耐寒植物,如女贞、棕树、竹之类。岩壑必植松、柏之类乔木。阶下石隙之中,植长绿阴性草类。全园中常绿植物多于落叶植物,则四季咸青,不致秋冬髡秃无物了。至于乔木,若枫杨、朴、榆、槐、柠、枫等,每年修枝,使其姿态古拙入画。此种树的根部甚美,尤以榆树及枫、杨,树龄大愈老,身空皮留,老干抽条,葱翠如画境。今日苏州园林中之山巅栽树,大致有两种情况:第一类,山巅山麓只植大树,而虚其根部,使可欣赏其根部与山石之美,如留园与拙政园的一部分。第二类,山巅山麓树木皆出丛竹或灌木之上,山石并攀以藤萝,使望去有深郁之感,如沧浪亭和拙政园的一部分。前者得倪瓒飘逸画意,后者有沈周沉郁之风。至于滨河低卑之地,则种柳、栽竹、植芦,墙阴栽爬山虎、修竹、天竹、秋海棠等,叶翠、花冷、实鲜,高洁耐赏。

园林栽花与树木同一原则,背阴且能略受阳光之地,栽植桂花、山茶之类。此二者开花一在秋,一在春初,都是群花未放之时。而姿态亦佳,掩映于奇石之间,冷隽异常。紫藤则入春后,一架绿荫,满树繁花,望之若珠光宝露。牡丹之作台,衬以纹石栏杆,实因牡丹宜高地向阳,兼以其花华丽,故不得不如此。其他若玉兰、海棠、牡丹、桂花、等同栽庭前,谐音为“玉堂富贵”,当然命意已不适于今日,但在开花的季节与花彩的安排上,前人未始不无道理的。桃李宜植林,适于远眺,此在苏州,仅范围大的如留园、拙政园可以酌用之。

植物的布置,在苏州园林中有两个原则:第一,用同一树植之成林,如怡园听涛处植松,留园西部植枫,闻木樨香轩前植桂。但又必须考虑到高低疏密及与环境的关系。第二,用多种树同植,其配置如作画构图一样,更要注意树的方向及地势高低是否适宜于多种树性,树叶色彩的调和对比,常绿树与落叶树的多少,开花季节的先后,树叶形态,树的姿势,树与石的关系。必须要做到片山多致,寸石生情,二者间是一个有机的联系才是。更需注意它与建筑物的式样、颜色的衬托,是否已做到“好花须映好楼台”的效果。水中植荷,似不宜多。荷多必减少水的面积,楼台缺少倒影,宜略点缀一二,亭亭玉立,摇曳生姿,隔水宛在水中央。据云昆山顾氏园耦植于池中石板底,石板仅凿数洞,俾不使其自由繁殖。又有池底置缸,植荷其内,用意相同。

江南园林在装修、选石、陈列上极为讲究,而用色则以雅淡为主。它与北方皇家园林的金碧辉煌,适成对比。江南住宅建筑所施色彩,在梁枋柱头皆用栗色,挂落用墨绿,有时柱头用黑色退光,都是一些暗色调,与白色墙面起了强烈的对比,而花影扶疏,又适当地调和了颜色的对比。且苏州园林皆与住宅相连,为养性读书之所,更应以清静为主。南宗山水画,水墨浅绛,略施淡彩,秀逸天成,早已印在士大夫及文人画家的脑海中。在这种影响下设计出来的园林,当然不会用重彩贴金了。加以江南炎热,朱红等暖色亦在所非宜。这样,园林的轻巧外观,秀茂的花木,玲珑的山石,柔媚的流水,和灰白的江南天色,都能相配合调和,予人的感觉是淡雅幽静。

中国园林还有一个特色,就是不论风雨晦明,在各种环境下,都能景色咸宜,予人不同的美感。如夏日的蕉廊、荷池,冬日的梅影、雪月,冬日的繁花、丽日,秋日的红蓼、芦塘,虽四时之景不同,而景物无不适人。故有松风听涛、菰蒲闻雨、月移花影、雾失楼台等景致。造景来达到这些效果,主要在于设计者有高度的文学艺术修养,使理想中的境界付之实现。如对花影要考虑到粉墙,听风要考虑到松,听雨要考虑到荷叶,月色要考虑到柳梢,斜阳要考虑到梅竹等,安排一石一木,都寄托了丰富的情感,使得处处有情,面面生意,含蓄曲折,余味不尽。


我要推荐
转发到